Oct 16, 2019

明報專欄:冰冰媽媽:冰冰輔導手記(一)「你好煩呀!」

這三個月大家都不容易過,我跟大家一樣,每天都很焦慮憤怒,每晚忍不住看新聞到半夜三間,做什麼都提不起勁,為到不公義及黑暗的力量,感到很無力絕望……在臉書(Facebook)上看到批評年輕人的說話,說他們破壞社會秩序及安寧,說他們應該安分守己讀好書。在這場運動中,大部份都是年青學生,不乏有很多傳統名校生,他們一直安分守己,讀好書,父母要他們學什麼,就學什麼。作為父母,我們以自己的成長經驗和社會價值觀,去培養出我們認為他們「應當走的路」,我們又如何確保,我們的「認為」,就是他們所需、所想和合適的呢?

阿媽教仔 仔落閘

看到面書上,有一位人說:「在我們的年代每天上學玩耍,從來不需要理會政治這東西,那時過得多姿多彩很快樂,年輕人腦囟都未生埋,就要爭取自由,也不明白他們爭取乜嘢自由,是教育制度的失敗⋯⋯」

這種家長式的教育方法,確實是上一代的方式,現在你叫他們不去思考,不要去理,他們就真的會乖乖留在家中嗎?他在房中,開個手機,就接觸天下,而且我們送子女去外國讀書,不就是希望培養他們開放的世界觀嗎?

令我想起戲劇小組裏,有幾位年青人,被阿媽迫來的,每次綵排都Hea到不得了。臨近演出,我與其中一位傾談,他擺出一副「阿媽教仔」的反應,然後他落閘,說「乜都冇嘢講,乜都唔知!」為何年青人拒絕溝通?是不是他平常根本沒有表達自己空間的餘地?我知道這位孩子,很多時候在家講自己的感受,最終就會被挨罵。傾了很久,我問他其實想怎樣?他說把他放在後台,不用理會他就好了,他不想演出……

被媽媽迫來,明顯媽媽想孩子藉着戲劇學習,但彼此之間根本沒有真正溝通過想法。

這位年輕人對我說:「你好煩呀!」我說對著你們,我一點也不覺得你們煩,而且我自己經常向天父講自己的煩惱。我問他,你想天父會不會覺得我煩呢?

最後,他選擇堅持完成演出,他在這次演出中,表現超乎想像,演出後看到他的笑容,是我從來沒有看到的。

我很感謝他選擇堅持下去,選擇表達自己的想法,他為自己的生命,加上了美麗的色彩。這次是他親自為自己作出選擇,這選擇中包含了對家人的愛。

親口問4個問題 非家長式溝通法

這場運動中,看到很多家庭因為政治分歧,關係破裂。一如執政者說要和市民溝通,卻擺出一副家長式的強硬姿態。

常常看到很多親子育兒的分享,都說父母應該在合適的時間「放手」給孩子成長,這三個月,我們的年輕人,掙脫了綁在頸上的頸圈,去尋找自己理想的將來。

作為家長,會否親自問以下4個問題:

  • 孩子,這三個月來,你覺得怎樣?(表達)
  • 雖然我們不完全明白,你可以講多一點你的想法嗎?在我們的立場,有這樣想法……(互相溝通/收起責備指責)
  • 你覺得我做什麼可以支持到你?(用行動去支持/表達愛)
  • 就算我們想法不一,但有什麼需要,一定要回家,我們永遠都在這裏等候你。(無條件的愛/家永遠都是避難所)

重點是︰假如一直習慣了非常家長式的方法對待孩子,一開口就「想教導」及指責,不妨看着孩子,抽離一點的告訴自己這孩子已經成長了,他是獨立的個體,我的角色是輔助他健康成長,而不是控制他。

請用心守護我們的家。

「教養孩童,使他走當行的道,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。」(箴22:6)

冰冰媽媽
資深兒童藝術教育家丶兒童及青少年心理治療師及戲劇編導/導師,香港浸會大學兒童及青少年心理輔導碩士,澳洲皇家墨爾本大學純藝術系學士,並為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。

資料來源: 明報教得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