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 28, 2020

教育App助學校數碼轉型 (GRWTH陳駿霖)

陳駿霖認為,以大數據分析學生強弱項,老師可因材施教,網絡學習未必差過面授課堂。(朱美俞攝)

在新冠肺炎疫情下,本港學校經歷逾半年「停課不停學」,9月本應開始新學年,惟全港學校仍無法恢復實體課堂。今次請來本地教育應用程式GRWTH共同創辦人及行政總裁陳駿霖,探討學界數碼轉型情況,分享如何以科技及人脈,建立教育生態圈。

主持:(朱)朱美俞 《信報》科技記者

嘉賓:(陳)陳駿霖  GRWTH共同創辦人及行政總裁

朱: 公司在疫情期間,有否向學校提供支援,業務有否增長?

陳: 教育局要求「停課不停學」後,不少家長向學校反映,擔心子女的學習進度,以至家中管教等問題。於是公司決定免費開放平台,供全港學校使用,在短短一星期內,本地逾400間學校登記使用GRWTH,透過平台上學校通訊及學習等工具,解燃眉之急。

學校可透過GRWTH應用程式,向家長發布校內行政訊息。(GRWTH網上圖片)

GRWTH今年活躍用戶大增

公司業務方面,跟去年首6個月相比,本年度的每月活躍用戶(MAU)增長高達六成。雖然收入減少,惟用戶量增加,對未來發展有一定幫助。每年9月為業務高峰期,現時學校均積極採用網上學習工具,我們預計在2020年下半年,將擴大業務發展。

朱: 如何以大數據分析學生的強弱項?

陳: 數據由兩部分組成:第一,學生在校內的資料,包括課外活動、獎項成就等,學校會協助輸入有關數據。第二,學生在校外參與的課外活動及比賽成績,他們勝出校外的比賽後,家長可在平台輸入相關資料。

通過平台,學生的強弱項以數據方式呈現,並由系統細分。其後平台會向家長推介適合其子女的升學及課外活動資訊,配合個人發展。

上述數據為學生成長作品集(Portfolio)的核心,然而在疫情期間,不少校內、校外比賽及活動均暫停,因此公司計劃在新學年,聚焦於學科數據。

GRWTH早前夥拍手機網絡商向低社經地位的學生,免費提供具本地流動數據的SIM卡。(GRWTH網上圖片)

數據卡送貧苦生免費上網

朱: 對於教育界「數碼鴻溝」現象,你有何看法?

陳: 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合共約有80萬名學生,各人皆有不同的家庭及社經背景,IT上的需要及所處技能階段各有不同。

我認為學校的角色至關重要,需以學習公平的概念,向同學提供均等機會。據了解,「停課」期間,有些跨境學生因網絡問題,無法參與本地的遙距課堂;另有綜援家庭的本地生,因經濟困難無法上網或購置電腦。

得知本地有不少非政府組織(NGO)一直致力向有需要的學生提供電腦、上網卡及補習等支援。早於數年前,本港推出自攜裝置計劃(BYOD),通過撥款資助學校,向有需要學生提供相關設備。團隊在疫情爆發時,夥拍一些手機網絡商向低社經地位的學生,免費提供具本地流動數據的SIM卡。

社會致力解決教育界「數碼鴻溝」問題,我們期望上網機會均等,學校透過不同學習平台,例如以人工智能(AI)差異化學習系統,因應學生的程度及能力,自動調節學習內容及課題,通過科技把學生能力細化,讓老師因材施教。

GRWTH於新學年夥拍騰訊向學校免費提供視頻點播方案,讓學校把教學影片以串流方式,方便隨時播片重溫。

夥騰訊辦跨境生遙距課堂

 

朱: 作為本地教育科技初創,公司有否打算開拓海外市場,未來有何發展方向?

陳: 根據滙豐2017年的調查報告指出,本港家長投放在每名子女的教育費,平均總額為103萬元,位居全球榜首;較鄰近地區如內地及台灣等,高出1至2倍。本港學生每年在校外學習及活動的平均支出,更高達240億元。

9月開學在即,遙距學習成為教學新常態,惟跨境學童較難接駁本港網絡,網上學習問題仍未解決。因此公司夥拍騰訊(00700),9月起向學校免費提供視頻點播(VOD)方案,讓學校把教學影片以串流方式,為本地及跨境學生提供學習機會,方便隨時播片重溫。

教育市場以往一般聚焦於學校,惟現今學生的課後活動、興趣班、補習、比賽,甚至娛樂等,已成為不可缺少的一環。

註: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,與本報立場無關。

相關文章